流浪的流星小哼栗

關於部落格
有了你,流浪不再只是流浪。
  • 237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失去

那天,我平靜的唸著佛,看著嬸嬸的離去, 這是生命中,第一次看著生命從有到無, 看著呼吸的氣息,就這樣消散在空氣中,然後,什麼都沒有了。 生命的本質好脆弱,就在於那一呼一吸之間。 生命消失的那刻,每個人心裡的鐘聲同時響起, 突然大家都動作起來、忙碌起來, 客廳裡、廚房裡、房間裡,全都塞滿了人,每個人都好忙。 我逃命似的想找個縫鑽, 最後塞在廚房與後陽台之間,莫名蹲著哭了起來。 為心裡那份失去的痛楚,安靜的哭了起來。 只不過一星期, 一個夜晚,10點15分,我想起爸爸好幾天沒告知醫院裡阿公的消息, 電話卻響起,阿公走了。 怎麼會,幾天前回南部看他, 雖然在加護病房昏睡著,但阿公還是能回應我啊! 我深深的相信阿公能回家的,才放心北上的啊! 怎麼會?我腦子裡只有怎麼會? 愈是接近老家,胃就愈是翻騰, 我害怕看見從此不再回應我的阿公。 跪著進祠堂,抬起頭,只有陌生的、阿公年輕時的照片,在那裡等待。 阿公呢?阿公在裡頭安靜的躺著。 我跟姊姊從冰櫃的小小窗戶,看著阿公。 淚水不停的滴在那小窗上, 阿公?!我們輕聲的叫著。 可是除了冰櫃嗡嗡的馬達聲,沒有回應。 最後,只剩我和姊姊無聲的哭著。 而在送走阿公的那天, 阿都的外婆,也離開了。 看見蜷在床上的外婆,小小的, 人的生與死的那一刻,看起來,都那樣的小。 只是,一個是笑,一個,卻是哭。 四個月了。 我常夢見阿公,卻從未見嬸嬸來到夢中。 夢裡的阿公如常的瀟灑,也總讓我夢醒後感到溫暖。 我常想,憂傷這件事,到底全然退去了沒? 面對失去,究竟最快的釋懷方式是什麼? 我仍然無法坦然面對,面對嬸嬸的存在,只剩下一張照片而已。 也無法面對,阿公的房間空蕩蕩什麼都沒了, 還有那老是喀拉喀拉被我們嫌吵的助行器,已經失去了主人。 我為他們的重生感到開心,卻為自己的失去感到悲傷。 2012/2/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