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流星小哼栗

關於部落格
有了你,流浪不再只是流浪。
  • 237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ARIS,賽啦!

雖然亞維儂的狗沒有巴黎的多,卻在第一天就又踩到狗屎; 看似豔陽高照,但洗澡時不知哪來的風,異常的冷,每天都邊洗邊發抖; 夜裡總是穿著「羽絨外套」在室內活動,上廁所常常冷到加冷筍; 預定要去石頭公園,卻因為一群小混混擋在入口處,當場繞道放棄,擇日再去; 枇杷膏肚子絞痛,兩個人找廁所找到滿身大汗,他上完廁所臉色發青,因為廁所太髒; 曾經一天換三套衣服、換三雙鞋子,因為天氣太詭異加上腳實在太疲憊; 為了看亞維儂的夜景,拖著疲憊的腳步再繞城一圈,結果最期待的旋轉木馬夜間並沒有開工,真枉然; 在FNAC玩到IPAD,每次都說蘋果花招太多的我,竟然也小小心動了; 最後,本來淚眼婆娑的跟民宿婆婆告別,一抵達車站卻又罵起計程車司機太懶惰,竟然不幫我們提行李下車,而且還收取比較高的費用。 火車進站前,明明已經確認好車廂,但枇杷膏說了一句「可是那是頭等艙,我們應該是二等艙吧!」,大概我心裡也自認為窮,不但沒質疑他,反而跟著他走,後果是,我們拖著大包小包穿過擠滿了排隊人潮的餐車,遭受一堆白眼,然後坐進頭等艙。 TGV到了巴黎的里昂車站,下車一看到車站裡那股氣勢還真的會嚇壞,並不是車站多麼美輪美奐或者系統龐大,而是全世界各國各色旅客,全到齊了,月台上、大廳裡,滿滿都是旅客。我一直告訴自己要鎮定,要裝作熟門熟路的樣子,無奈里昂車站我也是頭一遭來啊!但幸好對地鐵系統早就熟悉,兩個人很快就往公寓前進了。 預定的巴黎公寓離地鐵站St.Paul很近,沒吃太多苦頭就找到了,只不過,看到外牆正在施工,枇杷膏罵了句髒話,難道,我們想要在巴黎擁有窗景這麼難?上回是一樓的中庭公寓,這回是外牆施工!按了密碼進了大門,恐懼不減反增,恐怖的木製選轉樓梯,加上施工散發出的不知是石灰還是我說的鴿子屎味。巴黎的舊公寓,一挖開還真是可怕,幾百年前不知什麼成分的建築材料(也許真的有鴿子屎),看得我們兩個七上八下,想說該不會又那麼倒楣吧! 枇杷膏打頭陣,我在一樓顧行李,聽著他跟一個打掃的阿婆英文法文雞同鴨講,後來他垂頭喪氣的下來,說按了門鈴沒人回應。後來他靈機一動又衝上去一次,這回對了!原來剛剛按錯樓層的電鈴了!法國計算樓層的方式跟我們不一樣,加上旋轉樓梯半層、一層,不規則的都有住家,誰搞得清楚幾樓……。 打開破爛的公寓大門,進到在巴黎短暫的家,哇!我掩不住內心的欣喜,實在太棒了!寬敞的客廳跟廚房,連房間裡都有窗戶,我巴不得快快趕走租屋仲介,也許他已經感受到我們的迫不及待,加上週末來臨了,重點交代完了他就騎著機車揚長而去。 哪知道,這快樂持續不到半小時,在整理行李的當下,我還問枇杷膏那幅從尼姆帶來的大型海報要放哪兒比較合適,瞬間我整個人都傻住了……,海報?海報呢?答案是,在火車上。雖然我們回里昂車站問了站務員,雖然我們找到了偏僻又大門深鎖的失物招領中心,但我們知道,沒希望了,因為這裡是法國,不是日本。 那天晚上我做了夢,夢見畢卡索美術館竟然有賣那張海報,夢裡我開心的瞞著枇杷膏跑去買,想要給他失而復得的驚喜。醒來後,覺得這個夢荒謬得令人失落,那海報並不是畢卡索畫的,怎麼可能在畢卡索美術館買到,更不用說,幾天後我們發現畢卡索美術館的大門將鎖到2012年世界末日。 巴黎,妳為什麼總是要讓我傷心? 2010/7/2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