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流星小哼栗

關於部落格
有了你,流浪不再只是流浪。
  • 237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rles,狂風之城

梵谷一到亞耳時, 一名記者對他說 「亞耳是世界上最瘋狂的地方, 這裡沒一個人是正常的,他們會把人逼瘋的!」 梵谷最後,真的是被逼瘋了。 而我們,就差那麼一點。 去年在奧賽看了梵谷的真跡後, 我一直深深的著迷, 今年,大費周章的到了南法, 就是想親眼看看他筆下的普羅旺斯。 亞耳距離亞維儂不過20分鐘路程, 但陽光,卻炙熱更勝一倍, 我於是明白為何梵谷會曬昏在荒野中。 但陰影中狂風卻又不放過你, 吹得人要貼在牆上,連站都站不穩。 沿著山坡走上競技場, 黃色小屋遠遠的在城門之外, 原來,亞耳的人們從來沒接納過他, 雖說梵谷在黃色小屋度過了一段快樂時光, 但我看著那地點, 完全是被隔絕在外的啊! 也許是因為這地方把他逼瘋了, 我也帶著敵意的看著這一切。 我一直要自己平心靜氣的看待這城鎮, 無奈,耳畔開始傳來當地青少年的嘲弄聲。 一開始只是叫個兩三句, 後來竟然有群女生輕蔑圍住了我們的路, 把飲料罐踢到我們面前擋路, 我怒視了他們一眼, 枇杷膏則毫不客氣的把飲料罐踢到其中一個女孩腳上, 她們更大聲的咿咿啊啊亂叫了一陣, 我們頭也不回的離開。 割下耳朵的梵谷被送進了亞耳醫院, 我們帶著不快的心情,也進了亞耳醫院。 我看著醫院花園,再看看一旁對照的畫作, 忍不住抱怨著,「他們連種點花,讓它看起來像些,都不願意嗎?」 這就是我眼中的亞耳居民, 亞耳醫院裡販賣著梵谷的週邊產品, 可是,卻連好好的把花園種上花,重現畫作裡的模樣都懶! 我情緒莫名的高漲到極點, 默默的站在角落看著這一切。
(情緒幾乎是難以控制,我在角落默默的忍著眼淚) 星空下的咖啡館,名氣響亮, 但,正值午茶時間,廣場上卻只有小貓兩三隻。 我想,不只我們感受到這裡居民的態度吧… 星空下的咖啡館的對照畫作旁, 放了兩台扭蛋機,這…… 你們想靠他賺錢,可否多少尊重他一些? 還是你們至今都還認為他是個瘋子? 走到隆河邊,我再也無心看城鎮了, 也許,正因為梵谷太投入畫畫了, 才能無視於這一切, 又或,其實他心裡是感受得到的, 才會無聲無息的就被這地方給搞瘋了? 我帶著敵意來, 帶著惆悵離開, 難過的就連回到巴黎, 也沒有勇氣去梵谷自殺的「奧維」了, 我怕,那又是另一個「亞耳」。 2010/07/0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