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的流星小哼栗
關於部落格
有了你,流浪不再只是流浪。
  • 237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受困

連夜回到家,看見阿公還在熟睡中, 唯一奇怪的是, 今天半夜,阿公沒有起床抽根煙。 過了平日起床時間, 阿公還沒起床, 爸爸大聲喚醒阿公, 要他起床準備上台北看醫生。 上回清明節回家, 阿公還能緩步行走, 怎麼這次, 用了輔助器卻還是走不動? 一路跟著他到浴室, 看他站定了後, 才走回客廳, 就聽到輔助器輕輕「吭」了一聲, 衝過去時, 只看到阿公躺在地上, 無助的望著天花板, 我生平第一次那麼大聲的喊著爸爸, 爸爸衝進來扶起了阿公, 阿公意識不清的想要拿毛巾洗臉, 我要他坐好,我幫他洗, 卻是連講了好幾次,他才願意坐好。 邊擦著阿公面無表情的臉, 還是忍不住哭了, 阿嬤在一旁也偷偷的擦著眼淚, 我心中一直不停的想著,「為什麼會這樣?」 爸爸說,吃完早餐我們要一路到台大掛急診, 阿公卻病到連碗筷都拿不起了。 一路上,阿公在後座昏睡著, 到了台大急診, 阿公連下車的力氣都沒了, 一路推進急診室, 爸爸去停車, 等不及爸爸回來, 阿公已經被推進重症急救區了。 這天下午, 阿公身上開始掛滿了點滴, 開始推進推出各種檢查, 直到三叔趕到醫院, 我情緒已經幾乎要潰堤。 直到阿公被強押著要插鼻胃管的那瞬間, 我了解到, 我們要比阿公更勇敢才行, 但阿公痛苦掙扎的模樣, 卻始終在我腦子裡翻騰。 已經搞不清楚在重症急救區待了幾天, 阿公變成在急診室走廊上等待病房, 幾個夜裡, 兩個叔叔坐在椅凳上陪伴, 好不容易從走廊推進到靠近護理站, 阿公意識清醒了些, 但還是昏昏沉沉的, 阿公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 好不容易盼到了病床, 以為一切終於有了轉機, 一床染紅的床單與棉被, 讓大家陷入了愁雲慘霧中。 那天夜裡, 阿公突如其來的吐了血,加上大量的血便, 出動了護理站所有的醫師護士, 直到隔天, 狀況一直沒有改善, 我才接到三叔的電話, 要我立刻趕到醫院。 對於一切渾然不知的我, 一到醫院拉開門簾, 護士正又清走了另一床紅色被單。 阿公所有的點滴全換成了紅豔豔的血漿, 爸爸跟三叔全都沉默著, 推著阿公去照胃鏡時, 阿公蠟黃失血的臉上, 難得的清醒。 照胃鏡的醫師說, 大出血時照胃鏡是很危險的, 但是,不找出出血的位置不行, 要我們做最壞的打算。 「最壞的打算」, 這是我第一次在醫院聽到這句話。 爸爸、三叔、姊姊、我, 四個人在等待時, 彼此間一句話也沒說。 幸好醫生找出了原因, 阿公的胃有個大破洞, 因此造成大出血, 用了五個止血鉗夾住。 連著幾天的輸血, 阿公輸了兩千五百CC的血漿。 阿公跟姊姊說, 他以為他這次撐不過了, 會像叔公一樣走了。 事後三叔跟我說, 那天病危時, 他已經做了最壞的心理準備, 如果需要插管維持生命, 那就不要讓阿公受折磨了。 幸好, 這次我們在瀕臨失去的邊緣, 又重新找回了阿公。 雖然仍舊虛弱, 雖然仍舊臥床, 可是醫生說最危險的狀況已經度過了, 希望阿公換上一身「新血」後, 能快快好起來, 快快可以散步、抽煙、泡茶。 2008/05/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